相关文章

8年2万例亲子鉴定28%不是亲子 鉴定师直面隐秘情感

核心提示:一串神奇的生命密码,一座充斥着欲望与现实的人生戏台。8年,2万余例DNA亲子鉴定,28%的排除概率,数字的背后,究竟揭示了身边一个怎样的世界?《冷暖人生》特别呈现,亲子鉴定秘档。

凤凰卫视9月27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2010年3月的一天,落日的余晖穿窗而入,北京顺义一家亲子鉴定中心门前,一个孕妇和两个男人,表情严肃,默默不语。当他们拿到最终的鉴定结果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邓亚军(DNA亲子鉴定师):支持谁谁谁,是谁谁的生物学父亲,然后就拿出去了,说这个鉴定结果出来了,是支持的,你们来签一下字,这字还没签完,就见其中一个男的把这个女的一拳就打倒了,女的直接就倒在我们接案室门口的地上了。你看,这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这个男的才是她的老公,而来做鉴定是这个女的和这个男的,等于,相当于她带着她的情人做的鉴定,那孩子是一个支持的结果,那这个人才是她的老公,那他知道一个支持的结果,那他不直接上去,就是他控制不住,直接就把这个女的,就在我们那就打倒了,就三个人最后扭成一团。

陈晓楠:刚刚这一幕在我们看起来真的是颇富戏剧性,不过,对于DNA亲子鉴定师邓亚军来说,这其实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事了。

邓亚军:亲子鉴定师的无助和困惑

邓亚军,中国最早的一代DNA鉴定师之一,8年以前,当她从一个法医偶然转行,涉足了对当时很多人来说还是特别陌生特别神秘的DNA亲子鉴定领域的时候,作为一个天天跟数字打交道的技术人员,她可是从来也没有想到,她就此无意之间闯入的,可不仅仅是一些冰冷的数字,而是人性中最隐秘也最复杂的那些领域。

8年,邓亚军一共接受了委托案件2万余件,面对形形色色的鉴定者,她曾经在一篇日记中写过这样一段话,她说8年来,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非工作时间,我都要面对各种各样、各怀目的的鉴定人,他们当中多数是想知道养了这么大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有部分是想知道当初的一次激情出轨是否留下了些什么?还有一些女性想通过亲子鉴定来证实的清白或是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稀奇古怪的委托理由,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都想通过这一纸鉴定来解决,邓亚军说他们鉴定中心,有一间小小的接待室,那小小的接待室可真的是像一个舞台,每当有人敲响这里的房门,他们就知道,一场人生命运的悲喜剧又要上演了。

解说:8年间,邓亚军这间小小的接案室走进来的求助者数以万计,他们当中有20多岁的年轻人,也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无论孩子是1岁、两岁还是三四十岁,他们都想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自己的。

邓亚军:我们会有的碰到70多岁的老头,他纠结了30多年,儿子都30多岁了,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我儿子的样本拿到,还不让儿子觉察?他一遍一遍地给你打电话,那我就告诉他,那就买包好烟,你儿子抽烟吗?不太抽。买包好烟,把他叫你家里去,让他抽一下,把这个烟头留给我们就行。你看,我做了两万例,你按其中20%的排除概率,4000例,4000例排除之中有多少故事。

陈晓楠:所谓4000例排除就是说,这4000例都是否定的结果,都不是婚内丈夫的孩子。

邓亚军:我相信它可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阴差阳错,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故事是可能很曲折,里面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那就更难说了。

解说:用一串串DNA密码,邓亚军走进了一个个不同的人生,而她手中的那一纸结果,也成为决定前来鉴定者婚姻与家庭的最后一块砝码。多年来,面对种种聚散离合,邓亚军常常感到困惑与无助。

邓亚军: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大哥来,然后提到一个案子,我大哥就说你们太不人道了。

陈晓楠:因为很多时候,你们其实一个结论就相当于一个判决似的。

邓亚军:对,我们同事包括我们的所长跟我开玩笑都是,你又毁了多少家庭?就是一段时间没见,说你又破坏了多少家庭。就是铺天盖地来的时候,我就自己会很纠结,就包括我们同事开个玩笑,我也会想半天,我真的是破坏别人的家庭的人吗?是我破坏了这个家庭,还是这个家庭本来就有问题?

《冷暖人生》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

主持人 陈晓楠 

首播:周二 21:50

重播:周三 15:05